001.jpg

“中国好人”田本乾:291个孩子的“田爸爸”

发表时间:2019-09-27    来源:北海日报

291个孩子来自大山深处,姓氏不同,但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的“爸爸”——田本乾。

田爸爸接受记者采访。

9月2日,中央文明办8月“中国好人榜”发布,北海人田本乾当选“助人为乐”好人。“这个称号他当之无愧。”熟悉他的人都为身边有这样的好人而骄傲,更为他的爱心感动。

近日,记者采访了这位“田爸爸”,听他讲述26年来助学路上的故事,这是一条通往幸福的道路。

 

“一定要把孩子带出大山”

 

1993年,年仅24岁的田本乾跟随市领导到河池马山县扶贫。看着山区孩子每天必须翻过几座大山去学校,看着孩子“以地为纸,以石头为笔”,田本乾的心被刺痛了,萌生了“要想办法把这些孩子带出大山”的念头。当时,田本乾在棉纺厂工作,工资只有130多元。他不得不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,先资助了都安弄它屯的两名孩子。每月,除了留给自己40元的生活费,其余的钱都花在了被资助的孩子身上。 

“母亲问我,怎么每个月都没钱剩。”当时家庭生活条件不好,为了不增加家人的烦恼,田本乾走上了暗自助学之路。为了帮助更多的孩子,他毅然辞掉棉纺厂的工作,到广州打工,虽然干的是苦活累活,但工资却比以前翻了几番。到1998年,他资助的孩子已由最初的2个增加到60个。“我好担心,怕钱不够用,我自己不吃不穿没关系,但我不能让那些小孩没书读。”田本乾努力尝试各种挣钱方法,为了能挣更多的钱,他再次回到北海,做起了不锈钢加工生意,慢慢搞起了养殖,还开起了餐馆。

这些年,北海、广州,几经辗转,田本乾不知换了多少工作,唯一不变的就是“把孩子带出大山”的心愿。为了这个心愿,26年来,他用来资助山区小孩的费用达670万元。

 

田爸爸探望广西凤山县单亲孩子并与协会成员商量资助方案。

 

每年,工作再忙,他都长途跋涉到山里看孩子。每去一次,他的内心就多一份感动和不舍,孩子们盼着他来,走的时候,更是难舍难分,甚至抱着他哭,希望“田爸爸”能带他们一起走。

 

“把孩子们接到自己身边” 

26年来,田本乾的足迹遍布广西区内,远及辽宁沈阳、云南文山、四川宜宾、贵州兴义、广东清远等贫困山区。“通常情况下,一个孩子一天就能走访完,可是南丹的一个小男孩特别磨人,每次到他家,都不能当天结束。”

也是因为这个小男孩,让田本乾下定决心,把孩子带回北海,留在自己的身边。

“小男孩的母亲有精神疾病,父亲因为工作伤残,离开了他们。”田本乾回忆道,“小男孩很懂事,经常给我写信,但又不知道怎么写,每次信很短,不超过20字,字却很大,总是占满一页纸,写完就让村里的妇女主任寄给我,信上总写着,爸爸,我想你了。”2005年,田本乾又去走访,小男孩抱住他,哭着说:“没有爸爸了,以后我怎么办。”田本乾实在不忍,就问小男孩,如果你不嫌弃,以后田爸爸来照顾你。于是,这个小男孩就成了田本乾接到北海的第一个孩子。

 

凤山两姐妹见到田爸爸开心的抱在一起。

 

从那之后,田本乾陆陆续续把更多的孩子接到北海来。 广西合浦县沙岗镇裴屋寮村的庞姓四姐弟,广西凤山县的东存、东英姐弟……这么多年,田本乾接了一批又一批孩子到身边,切切实实担负起父亲的责任。“相比直接给钱,孩子们更需要爱的关怀。”田本乾说,这几年来,只要有条件,他都尽可能地把孩子接到自己身边。他发现,接到身边的孩子最终高考成绩普遍考得更好

 

广西铁山港区的孩子看见田爸爸来看她,非常开心。

 

“爸爸,我们放学了,在校门口等你。”采访当天,11时半,田本乾的手机响了,原来和记者聊得忘了看时间。孩子们放学了,没看到田爸爸。为了孩子们的安全,每天上下学,田本乾都要辗转几个学校把孩子接回来,但他却乐此不疲。

“5月17日,一定到大山看孩子”

不是每一个孩子都能幸运地来到田爸爸身边。每年的5月17日,田本乾一定要到大山里,看望他资助的那些孩子们。因为,大山里有他的牵挂,还有他这一生都来不及弥补的遗憾。

田本乾在走访中了解到,广西南丹县有姐弟俩,姐姐8岁,弟弟6岁,他们和爷爷相依为命。“姐姐那么小,每次我去了,都会问我,田爸爸,你累么,坐一会,别太辛苦了”……回忆的过程,田本乾几度哽咽,“姐姐那么懂事,要帮生病的爷爷擦身子,早晨去学校之前先把弟弟安顿好,中午放学,要做午饭,还要照顾爷爷和弟弟。”

第一次,走进姐弟俩家里,田本乾就被姐姐的懂事感动。“孩子太苦了,我想把他们带回北海,可是,懂事的姐姐却说他们走了,爷爷就没人照顾了。”田本乾虽然回到了北海,始终放心不下这姐弟俩,时常和老师联系,询问他们的情况。

2003年3月,爷爷走了,姐姐写信给田本乾:“田爸爸,我和弟弟好想你,你什么时候来接我们呀。”收到信后,田本乾一边回信给姐姐说快了快了,一边四处奔走,办理相关手续。田本乾计划着秋季开学就把姐弟俩接到身边,让他们在北海读书。
遗憾的是,姐姐和弟弟却连秋天都没等到。“出事前不久,姐姐写信给我,说家里没米了。”收到信后,田本乾赶紧打钱给姐姐。5月17日,星期六,姐姐拿着田爸爸给的钱,领着弟弟,走路去镇子上买米,买到了米,却在返程的路上遇到车祸。
10多年过去了,田本乾一回忆起姐弟俩,就万分难过和自责,“如果我早点去,就不会失去他们了,多好的孩子啊,如果他们还在,现在可能已经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。”
从此以后,每年的5月17日,田本乾都要到大山里去看望孩子。

“我好害怕,怕失去帮助他们的机会。”以后的走访中,凡是遇到需要带回来的小孩,田本乾不敢犹豫片刻。

5月17日的故事,田本乾讲的曲折,记者听得动容,像这样与孩子们在一起的感人故事还有很多。“有时候到山区,看到田爸爸和孩子们难舍难分的情景,我拍照时忍不住流泪。”蒋建华博士被田爸爸的爱心感动,有时和他一起到山区走访。

一路走来,有孤独、伤心,也收获着喜悦。“走这条路,不能想太多,想太多就走不下去。”田本乾说。 

26年了,1993年至2019年,田本乾在爱心助学的道路上走了26年,还会继续走下去。

 

 

田爸爸走访广西东兰县受资助的孩子。 

 

26年来,田本乾资助了291个孩子,实现了他当初立下的“把孩子带出大山”的誓言,孩子们不但读了书,有的还考上了北京大学、华南理工大学、广西大学、广西中医药大学……孩子们从事各行各业,足迹遍布五湖四海。但无论在何时,身处何地,从事什么工作,孩子们心里总有一个共同的牵挂。

电话里、信笺中,简单的三个字——“田爸爸”,就让田本乾觉得,26年的助学路,走得值。

 

“我会把孩子管到底” 

 

“一娘生九子,子子弗相同。”更何况,田本乾资助的200多个孩子,来自不同的地区,不同的家庭。说起这些孩子,有让田本乾感动的、骄傲的,也有让他难过悲伤的。

“说起这个孩子真是有些可气。”田本乾一脸认真地说。他说的这个孩子来自广西百色,在他的资助下顺利读了初中、高中,却不愿意考大学,执意跟随堂哥到广东打工。当时,田本乾的养猪场也需要人手,他希望孩子能留下来有个照应,但孩子还是坚持去广东。

田本乾放心不下,时常打电话叮嘱他出门在外要照顾好自己,要知道什么事情该做,什么事情不该做。尽管田本乾打了“预防针”,但还是出事了。一次下夜班回家的路上,这个孩子巧遇表哥正在偷电缆,一个人拉不走就叫他帮忙推车,最后被警察逮了个正着,被关进了监狱。

“开庭那天我去了,他抱着我,哭得像个小孩子。”田本乾无奈地说。在法庭上,当法官问孩子有什么话要说时,他愧疚地说:“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田爸爸,田爸爸要求自己做的事情全都没做到”。

在狱中,这个孩子给田本乾写了三封信,第一封希望得到田爸爸的原谅,第二封问田爸爸还认不认他这个儿子,第三封希望出狱时田爸爸能来接他。看到信的田本乾,暗暗告诉自己:“只要孩子叫我一声爸,我就会把孩子管到底!”

出狱时,田本乾将他带回家,还拿钱帮助他在百色种植芒果园。现在,这个孩子不仅扩大了芒果园的种植规模,还盖了新房子,令田本乾十分欣慰。在他眼里,无论是好是坏,他们永远都是他的孩子。


 

每个孩子都是他的骄傲 


“帮助了这么多孩子,有哪一个孩子让你特别骄傲么?”

记者话音刚落,田本乾就兴致勃勃地说,有一个在加拿大留学的女儿,前两天还打电话和我说,“毕业了要回北海工作,做爸爸的骄傲。”

但田本乾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影响孩子的选择,他希望孩子能到她喜欢的地方去发展。

说起这个让他骄傲的女儿,田本乾满脸幸福。这个女孩是广西博白横县人,从小吃百家饭长大,但性格开朗,读初一时被田本乾带到北海,最后考上了广西中医药大学。大学期间,成绩优秀,被学校推荐到加拿大留学。

“她总是夜里一两点打电话给我,我开玩笑问她,你不知道这个时候爸爸在睡觉吗?”电话那头传来了甜甜的撒娇声:“知道啊,但我就是要吵醒你,女儿想爸爸了呀!”。田本乾知道,孩子是因为时差才夜里打电话来。

“再过几个月,女儿就毕业了,女儿说想回北海,留在我的身边。但我觉得她应该要到更适合的地方去发展。”所以田本乾劝女儿多听听老师的意见,但女儿总是嚷嚷着要回北海做他的骄傲。

其实,在田本乾的心里,每个孩子都是他的骄傲。孩子毕业工作时,有很多想回到北海,留在他身边,但田本乾总是不让孩子考虑自己。田本乾告诉记者,有几个读了师范的孩子,大学毕业后,主动选择回到大山去,帮助那些还在大山里的孩子们。“我会继续走下去” 

2012年,已经毕业走上工作岗位的40多个孩子,相约回北海看望田爸爸。看着田爸爸生活节俭,仍在资助学生。有几个孩子便提议,已经工作的孩子每人每月捐一点钱给田爸爸,这个提议得到了所有孩子的赞成,却遭到了田本乾的强烈反对。

最终,双方争执不下,于是决定,用田本乾的名字办一张银行卡,大家定期或不定期地往卡里打钱,将这部分钱作为“回捐资金”。多年来,孩子们回捐的金额达200多万元。2018年9月,田本乾成立了北海市爱心助学协会,并将“回捐资金”存入爱心协会,用来帮助更多的孩子。

北海市爱心助学协会成立一周年。

记者两次见到田本乾,他都是穿着一件印有爱心字样的蓝色T恤,应该是协会组织活动时统一定做的服装。从1993年开始,田本乾把多余的钱都花在了孩子身上,自己一直省吃俭用。2019年秋季开学,他给孩子们交学费、生活费共花费20多万元,而他一年来用在自己身上的花费不足3000元。涓涓细流汇聚成河,这样一个充满正能量的人,像一块爱心磁铁,将爱凝聚。田本乾帮助过的孩子长大后接力传递爱心,年迈的父母时常问他钱够不够,妻子是他助学路上的好帮手,哥哥姐姐有力出力,正在读大学的儿子也耳濡目染,暑期和他一起走访大山。

“我会继续走下去,贫困的地方,希望都会有我的脚印。”田本乾说。

 

 

北海市爱心助学协会供图

责任编辑:返回顶部
葫芦岛文明网 湖南文明网 平潭文明网 清水文明网 安宁文明网 杭州文明网 宿迁文明网 海宁文明网 米易文明网 韶山文明网